您的位置: 首页 >  情感日志 >  正文内容

细读北野诗歌《秋天的事情》

来源:百科开心文学网    时间:2020-08-14





评论者简介:吴惜文,湖北武汉人,1997年11月出生,燕山大学现当代文学在读研究生。



秋天的事情

北野

 

今年银杉籽仿佛丰收,鸟雀在

那里欢腾,那几乎是蓝天的边沿了

白云之上,三五个果实的神

在出没;还有白皑皑的雪山被吸引

它们盖了一层旧雪,又一层旧雪

怀着上千年深远的光明

 

我在树冠上坐着,一阵风

就可以吹走,适宜哪一段规律

就被哪一个世界带领吧

远处的枫树,白蜡树,皂角树

都能区分出幸福的庄园和石头

也能区分出丧仪和喜庆之礼

 

它们红艳,热烈,凋零

各有隐秘的路数;大地上的

粮食,也在慢慢成熟

它们危机四伏,风起云涌

像失去信仰的样子

这也符合神对某些真理的描述

石家庄癫痫怎么治,这家医院靠谱line-height: 2em;"> 

而指望悬铃木长大的人,也

指望命运里的灰尘快速堆成山峰

仓鼠收集的坚果,闪闪发亮

它们深藏于地下,这甜蜜

而广大的仓廪啊,像辽阔的

夜色里那些沉睡的星辰

 

在这个秋天,只有我心事空茫

在落叶上徘徊不止,如一只

孤雁,怀着云霓流浪的心情

而琴瑟零乱的浓荫下,童子

一遍遍问师父——“今日娑婆树

几年为一春?”师父无言

眼神迷茫如北方寂寥的长空



我在树冠上坐着

——细读北野诗歌《秋天的事情》

吴惜文


郁葱这样评价北野的诗歌:“北野的写作视野宽阔,有切入生活的纵深,有横及历史和大地的宽度,也有俯视灵魂和苍生的高度,因而他的诗气势宏大而内涵饱满。”对北野诗歌作出了精准的概括与高度的肯定,北野无疑是博大的,他的诗既怀古通幽,典雅清澈,又悠远苍凉,深邃旷远;既奇谲绚丽,空灵纯粹,又饱满大气,充满质感。众多美学品格缠绕、交叉于他的诗歌之中,而最根本的艺术活力则是基于上述三个维度:深度、宽度和高度。


《秋天的事情》是很独特的一首诗歌,一改北野平日的机敏奇崛和古典深邃,呈现出模糊、空茫又从容、浩荡的气质,这和他的观察角度有关,诗人是在树冠上坐着的,这个意象后文中会具体谈到。需要注意的是北野和树的关系,单收录了《秋天的事情》一诗的《我的北国》集里,“树”就出现了118次之多,如果说莫言有红高粱作为创作源泉,海子有麦子作为核心意象,北野无疑有树作为诗思基地,“树”是北野诗歌里的常见意象,是接通诗意与人间的重要桥梁:

癫痫病好的医院ine-height: 2em;"> 

今年银杉籽仿佛丰收,鸟雀在

那里欢腾,那几乎是蓝天的边沿了

白云之上,三五个果实的神

在出没;还有白皑皑的雪山被吸引

它们盖了一层旧雪,又一层旧雪

怀着上千年深远的光明

 

《秋天的事情》中首先出现的是银杉树。“银杉”是一种古老且珍稀的树种,距今有千百万年的历史。它的花粉静静沉淀在欧亚大陆第三纪沉积物中,经年的尘土层层累积、覆盖。银杉树生长于高山之上,远离地面,给人一种寂静空旷、坚韧凛冽之感,一如它在上万年前孤独生长,又悄无声息的被时光掩埋,不变的是生命的蓬勃恣肆。“今年的银杉籽仿佛丰收”,银杉依靠种子繁衍,银杉籽的丰收无疑意味着远古生命的再生与延续,所以哪怕只是“仿佛”丰收,也能令鸟雀欢腾不已。而丰收的盛景和鸟雀的喜悦只在“蓝天的边沿”,诗人几个字就营造出空间的旷远,在这辽远的时空之中,出现了“三五个果实的神”,神出没于白云之上,目睹这场丰收。“雪山”也被银杉籽吸引,“它们盖了一层旧雪,又一层旧雪/怀着上千年深远的光明”。可以想象,银杉籽成熟后落到地上,或许被积雪永久的覆盖、掩埋,或许在雪水的润养下重新焕发,生根发芽。总之是要落入白雪晶莹纯澈的包裹之中,诞生出远古生命的奇迹。神和雪山的加入,使空旷寥廓的时空中激荡着神性与野性,或者说文明,它们共同瞻仰生命的成熟与孕育。诗歌第一节体现了诗人横及历史和大地的宽度,他的视野宽阔,越过了人类历史,目光直达远古生命,在诗人笔下,时空界限是模糊的,空间远到蓝天边沿、白云之上,时间纵横千年光阴,那白皑皑的雪山,何尝不是诗人的化身,以直耸云霄的姿势,刺破虚空又融于空茫,披上一层层生命之裳,怀想千年文明,沐浴神性光华:

 

我在树冠上坐着,一阵风

就可以吹走,适宜哪一段规律

就被哪一个世界带领吧

远处的枫树,白蜡树,皂角树

都能区分出幸福的庄园和石头

也能区分出丧仪和喜庆之礼

 

如果说诗歌第一节远离人间烟火,有强烈的高蹈、疏离之感,那么第二节就是在空茫中寻找实在,诗人借助树冠回到了人间,开启切入生活的纵深。“在树冠上坐着”是一个奇特的意象,“树冠”位于半空,既探向天际又扎根大地,既有想触摸高空的意志,又与大地的根系紧密相连,充满了沸腾又轻盈、扎实又厚重的生命意味。它是天地的结合,是中间物,是精灵,是久经尘埃的心灵可以暂时飞升的承载。诗人“在树冠上坐着”,其实是诗人既保持思考的姿态与灵魂的高度来俯瞰世界,又不凌空虚蹈,始终心系大地,关心脚下人类生存的这片土地。在树冠上坐着,“一阵风/就可以吹走”,诗人是灵活的,并不执守于某个地方,而是接受风的安排,“适宜哪一段规律/就被哪一个世界带领吧”,有意思的是,诗人在用乡音诵读这首诗歌的时候,读的是“适宜哪一段路程/就被哪一个世界带领吧”,“路程”和“规律”同为客观实在,但前者似乎还有主动选择的可能,后者更多隐含着自然之神,也即荣枯有序、生死有命的规律,规律是不可被抉择的,渺小如人,那就坦然接受,融入世界吧。从这里可长沙专业治疗癫痫病医院哪个好以看出诗人的开阔从容和旷达自适,这是他于空茫之中锻炼出的品格。“远处的枫树,白蜡树,皂角树/都能区分出幸福的庄园和石头/也能区分出丧仪和喜庆之礼”,诗歌后半节将人的生命纳入树的视角,它们见过人搭建的幸福的庄园,也见过庄园颓败只剩石块的荒凉景象,它们见过人世间的婚丧嫁娶,也见过人们的悲痛与欢喜。诗人将幸福的庄园和残留的石块,丧葬和喜庆进行对照,在自然风物的观照下,人类生命中所有的热闹与欢腾何其短暂,人微乎其微,带有悲凉意味:

 

它们红艳,热烈,凋零

各有隐秘的路数;大地上的

粮食,也在慢慢成熟

它们危机四伏,风起云涌

像失去信仰的样子

这也符合神对某些真理的描述

 

诗歌三、四节更加贴近地面,流露出生命的本真情态。树木或红艳、或热烈、或凋零,兀自生长绽放,又兀自枯朽凋零。在生死明灭间,恍恍惚惚,闪烁着隐秘之美,它们的生命轨迹同样受到自然规律的主宰。大地上的粮食也一样,季节到了,就变得成熟,沉甸甸的重量压弯了腰杆,风一吹就麦浪翻滚,危机四伏,甚至要“失去信仰”,粮食本来就没有信仰,这里可以作何理解?走向成熟的麦浪在自然的鼓舞下陷入癫狂,它们就要挣脱人类给它们的命名,就要脱离被施加的内涵和被赋予的信仰,它们把自己完全交给自然,融入自然。诗人对此的看法是怎样的呢?“这也符合神对某些真理的描述”,可见诗人对此是肯定的,回归到事物的本真状态,不承载任何含义,就是造物主的本意:

 

而指望悬铃木长大的人,也

指望命运里的灰尘快速堆成山峰

仓鼠收集的坚果,闪闪发亮

它们深藏于地下,这甜蜜

而广大的仓廪啊,像辽阔的

夜色里那些沉睡的星辰

 

悬铃木的一个特点是生长速度快,和“快速堆成山峰”相呼应。指望悬铃木长大的人必定是坚韧乐观的人,他们希望快点抖落命运的尘土,将不幸堆成山峰,狠狠踩在脚下。后半节采用陌生化的手法,将“深埋在地下的坚果”比作“沉睡的星辰”,收集的坚果是仓鼠赖以存活的食物,所以它们“闪闪发亮”,这些幸福的果实被深藏在地下,大地代为保管。有趣的是,人一心想踏着灰尘向上攀爬,而松鼠却是往地底钻探,一上一下,既带来视觉上的冲击,又形成强烈的反差。二者同为生命,不分贵贱,各自选择了适合自己的生命形态和价值追求,努力适应命运的生命,最终都会得到上天的馈赠——辽阔夜色中漫天闪耀的星辰。联系人一生的奋斗与拼搏,又可进一步理解,“星辰”和“坚果”是相互对照的意象,对应着人成功与失败的两种状态,这两种状态又是相关联的。成功战胜命运的灰尘、登上山峰看美丽星空,固然令人欣喜。但是,就算失败了,山底也埋藏着奋斗者那颗闪亮又滚烫的心,如同松树埋在地下的宝库,它们无比坚实、闪耀,如坚果,如星星。

武汉治疗癫痫病的医院有哪些="font-family: 宋体, SimSun;"> 

在这个秋天,只有我心事空茫

在落叶上徘徊不止,如一只

孤雁,怀着云霓流浪的心情

而琴瑟零乱的浓荫下,童子

一遍遍问师父——“今日娑婆树

几年为一春?”师父无言

眼神迷茫如北方寂寥的长空

 

诗歌最后一节再次出现“我”,心事空茫的诗人陷入了沉思,却在不经意间达到了俯视灵魂和苍生的高度。万物都按照各自命定的轨迹行进,“我”作为一个树冠上的思索者,按说是始终保持清醒的,为什么还“心事空茫”?又为什么“在落叶上徘徊不止”?诗人如同孤雁,在人间流浪,在落叶上徘徊,因为他看到了生命的生长消逝,看到了世事的沧桑巨变,也看到了生命的本真模样,看到了自然之神——规律,在主宰这个世界,不可抗拒,无法解释。


“今日娑婆树,几年为一春?”是唐代诗僧寒山写的一句诗,“助歌声有鸟,问法语无人。今日娑婆树,几年为一春。”极具禅意与哲思,娑婆树又叫娑罗树、七叶树,是佛门的标志之一,和菩提树、贝叶树被佛家合称为“佛国三宝树”。“娑婆”一词的本义是“堪忍”,人们常说“娑婆世界”,指的是“能忍许多缺憾的世界”。据此可以说,娑婆树是能忍受许多缺憾的树,世间有太多苦难与缺憾,人之一生,需要如树般忍耐,方可无忧。人之将死,亦可将未了的心愿归之于凡尘的缺憾,最终无忧而去。“几年为一春”化用了庄子《逍遥游》中的一句,“上古有大椿者,以八千岁为春,八千岁为秋”,“一春”不是短暂的一季,而可能是漫长的千年,在这漫长空旷的时空之中,缺憾永远存在,遥遥无期,没有尽头,所以童子问师父,只能得到无言的答复。师父深谙其中的道理,这个问题是无解的,只能交给寂寥的长空和旷古的自然。诗人无疑是悲悯的,满怀诗性的,所以他如同这首诗歌造就的意境一样空茫,诗人既是单纯且执着的童子,一遍遍追问“今日娑婆树,几年为一春?”又是迷茫兼通透的师父,无言相对,陷入沉思。


“眼神迷茫如北方寂寥的长空”很值得玩味,将诗歌视线由浓阴的树底转移到“北方寂寥的长空”,激发出浩荡之气,虽然自然规律不可违抗,令人空茫又无奈,但是总有人在关心灵魂和苍生,如童子,不舍地探索生命哲理;如师父,寂寥地融入北方长空,如诗人,执着地书写诗意。这也是这首诗歌的魅力所在,诗人上天入地,流浪人间,却始终以树冠为基点蹿腾摸索,用诗的力量与世界搏斗。


最后,诗歌始终贯穿的是一股浩荡之气,它外在表现为视线的不断位移,内里却是诗人思索与搏斗的结果。整首诗歌的意象起落如图所示,诗人的视角是开阔的,在视线的挪动中带来意象的叠印、交错,随着诗思起起落落,跌宕出诗歌的纵横捭阖,浩荡之气升腾出空茫的诗歌意味,引人遁入自然的寥廓之中,短暂地从卑琐世俗中抽离,触及生命本相。


北野始终是一个坐在树上的沉思者,他不凌空虚蹈,虚无缥缈;也不落地尘埃,沾染污垢。而是始终保持本真,执守精神的高贵,拥抱自然的圣洁。世间万象在他眼里折射出无数个宇宙,对生命哲思的追问是永恒不变的主题。


© wx.swyxl.com  百科开心文学网    版权所有  渝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