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心情日记 >  正文内容

天下古蓼人的散文

来源:百科开心文学网    时间:2020-08-07




天下古蓼人的散文

  在长春市捡废品的刘万华和周景霞夫妇,老家在河南省固始县的农村。2014年1月6日,刘万华在垃圾车废报纸中捡到三包金项链和金戒指,重达6.1斤,成本价81万余元。捡到黄金后,刘万华夫妇白天背在身上外出捡废品,晚上把黄金放枕边。最终在民警的帮助下,“金”归原主。

  刘万华说:“有人说我傻,把近百万的黄金交了。我可一点儿都不傻,如果我昧下这些黄金,肯定会出大事的。我不会这样干,更不会给咱河南人丢脸。”

  ――题记

  他们,不是什么企业家,也不是什么事业有成人士,更没有官爵显位。但,他们为古城蓼都(河南固始县)抹上了耀眼夺目的一笔,为河南人挣了一口气。他们没有给家乡父老乡亲们丢脸。

  他们就是大别山下蓼都人刘万华和周景霞,刘万华和周景霞夫妇原是河南省固始县仰天凹乡的一对农民。他们大约50多岁,有一男两女三个孩子。如今,孩子们都大了,个个成家立业,都在外地打工。前几年,刘万华就跟老伴周景霞商量:我们趁着身体还硬朗,出外抓点活钱,也免得老了给儿女们添那么多麻烦。老伴也觉得这是个好办法,就一口应了下来。可年纪大了,又没什么文化,到大城市又能干什么呢?儿女们得知父母的这个想法,个个表示反对,但刘万华夫妇铁了心的非要出去闯荡不可。儿女们拗不过他们,只好随他们自己去。

  起先,刘万华被妹婿介绍在一个碎石场看场子,主要负责看机器和管理一些配套设施。由于场地太大,老刘每天得来来回回无数趟地转悠。身体受不了不说,光那震耳欲聋的碎石声和那粉末飞扬的污染空气,就足以让一个身体健康的人染上疾病,在长春市打工的大女儿来看他的第一次,就坚决不让老爸老妈在这里待下去。没办法,他们辞退了看场子的差事随女儿来到了长春市。安顿下来,他们就开始出去捡废品,还别说,对于他们,这也许是最好的差事。

  反正,在这里,谁也不认识他们,开始,他们夫妻俩总是如影随形,出双入对,因为老伴不识字,怕在这陌生的地方走丢了找不到出租房。为省钱,他们住在西安桥附近的平房里,每月租金300元,每天早上5点左右刘万华骑着“倒骑驴”拉老婆出门,来到重庆路周边开始一天的工作,晚上七八点后,再骑车回家。他们白天出去捡废品,晚上回来再分门别类的整理打捆。这样每天也能挣上个百儿八十的,比在老家�意聊嵌�亩薄田强多了。后来,慢慢对周边坏境熟悉了外伤性癫痫能治愈吗,他们便可以扩大搜索范围,并且还兵分两路,这样战果比以前又增加了不少。手里有了点余钱,刘万华买了辆二手的脚踏三轮摩托车,即省力又载重。有时遇到合巧的他还掏出一些钱买人家的废品。这样,挣钱的路子越来越宽,挣的钱也越来越多。夫妻俩合计了一下,每年除去所有的生活开支和房租,还能结余2万来块钱。在身处农村的刘万华看来,这已是一笔很可观的收入了。

  在重庆路这片儿,他们干了10多年了,时间长了,大家都认识他们。一个店家将文化街附近一间屋子借给他们用,他们能放置废品,也能帮着给屋子烧烧火,中午还能有口热饭吃。大多数时候,他们的午饭都极其简单,玉米粥配两个馒头,一袋咸菜就是他们的午餐。

  2014年1月6日夫妻俩早早地起来,他们像往常一样又兵分两路出去捡废品,在离出租屋大约只有10步远的一个垃圾点,刘万华在垃圾堆里划拉起来。旁边有辆垃圾车,车上有个装有废报纸的纸箱。他想把报纸捡出来,顺手一扯,发现里面有两个很沉的小纸箱。咦,这是什么?刘万华疑惑地掂量了一下,还挺沉的,他的心跳加速起来,莫非有什么宝贝不成?他按捺住狂跳不止的心,向四周看了看,见没人发现,就快速地把箱子拿到屋子里。打开一看,里面散落的废报纸里还有三包东西,拿起来分量超级重,他小心地划开一角,黄金饰品哗哗地掉出来,他的心跳更加快速了。他想,多亏了自己回屋子又倒腾了一下,才发现不对劲,按平时的习惯都直接扔到大袋子里,不然真不知道它们会落谁手里了……捡到黄金后,刘万华饭吃不下饭,睡不着觉。他当时就想,丢东西的肯定是附近的人,于是就死心眼地等着失主来找上门,等待无果后,他想“要是交给警方,警方会不会不相信这是我捡的,算了,还是别自找麻烦的好。

  这期间他也去附近的珠宝公司想去找领导问问,但是第一次领导没在,第二次去珠宝公司,几个职员看他神神秘兮兮的样子以及脏兮兮的的装束,问他干什么?他说想找领导说个事,却被职员以领导不在为由轰了出来,再去就没人太理会他。

  因为得捡垃圾赚钱生活,也不可能天天去那里。所以刘万华放弃了找珠宝店打听的念头。

  突然捡到这么多黄金,刘万华最多的.是害怕,常常想想就会发抖还时不时地惊出一身冷汗。内心一焦虑,吃饭也没食欲了,生怕有什么意外随时从天而降。他不敢告诉妻子,怕吓到妻子或者妻子乱说惹来麻烦。妻子几次跟他说话,他都答非所问。只是粗心的妻子并没有发现他的变化而已。

  面对这些黄金,如果说一点儿私心都没有,那是假的。本来非癫痫性强直样发作他们准备回老家过年,当妻子跟他说得买票了,他才说了这事。看到这么多黄金,周景霞也吓坏了。夫妻俩都不知该怎么办,没主意,也不敢跟孩子们说。本打算过完小年后,就带儿子儿媳和孙子孙女回河南老家过年,可有这么多黄金,他们根本不敢走。老两口只能暂时将黄金放在背包里,白天出门背身上,晚上回家放枕边。以往这夫妇都是同时在外面找垃圾,从这以后只能单独行动,回家过年也给耽搁了。

  就这么过了一个星期后,平时身体只是有些小毛病的丈夫,突然胃疼难以忍受,只好到吉大一院看病,检查吃药,花了1000多元……

  活半辈子,周景霞一个金首饰都没有,好几次,她偷偷地拿出一条项链在镜子前比划着,但始终没敢往脖子上戴。把金光闪闪的戒指戴在手指上左右的端详,那爱不释手的眼神足见她对于这些饰品的渴望,但戴上一会就赶紧取下来又悄悄地放回原处。

  她反复地在心里作思想斗争,这些东西谁也不知道,我们可以偷偷地运回家,藏起来,够我们吃一辈子的呢;不、不、不能要,这不是我们的血汗钱,花起来也不踏实,我们要凭力气赚钱……她跟丈夫说出了自己心里的矛盾。刘万华也表示赞同。是啊,我们赚钱虽辛苦,但花的踏实,不管多少钱,不是自己的钱就是不能要!

  这些黄金饰品到底是从哪里来的呢?

  原来一家金店老板陈先生称店里的黄金首饰清点后少了6斤多。

  陈先生说,6日公司从深圳空运到长春的黄金装在一个大木箱里,木箱内还装有一个中型木箱和两个小纸箱,员工把中型木箱里的黄金运走后,却把两个纸箱当垃圾扔了。这么贵重的货品怎么会丢失呢?“从来没有发生过这样的意外

  这些首饰从深圳发出,1月6日抵达长春,当时用木头箱装着,里面有一个大箱,两个小箱。倘若像以前,这些货应该装在一个箱子里,“可能是发货时遗忘了,就分开装了。”

  收货员拆封时,将大箱子里的东西拿了出来,没检查小箱子,随后箱子被扔掉。17日,公司在核对时,发现货少了,便立即报警。

  “真丢了,员工心里也不好受,因为每个相关的人都有可能被猜疑……”公司人员担心,黄金饰品很容易出手,肯定找不到了。

  “不管是钱,还是物品,都是辖区丢失数额最多的一次。”

  接到报警后,芦树山将情况上报给朝阳区分局刑警大队,先后三次召开案情分析会。

  随后,民警两次赶赴深圳,确定不是从源头出的问题后,治癫痫病科专业医院将排查重点放在珠宝公司200米范围内的拾荒者、清洁工人、商户服务人员以及居民。

  通过对黄金丢失整个过程进行分析排查,警方最终排除了黄金在运输过程中丢失的可能性。民警告诉记者:“金店店员回忆接货时的细节说,当时装货的大箱里有两个小纸箱被当成垃圾扔了。这两个小纸箱里面,会不会装有丢失的黄金?”

  随后,重庆路派出所出动20多名民警,对辖区各角落进行地毯式排查,分片对辖区各垃圾场所仔细寻找未果。后又对辖区外来务工人员、商户、清洁工和捡废品的进行询问,排查200多人次,仍没结果。

  1月24日9时许,当警长路春排查时,碰到了拾荒者周景霞:

  “大姐,我有点事想跟你打听下……”还没等路春说出口,周景霞面色紧张,将他拽到一边:“哎呀!我跟你说,可出大事了!”她主动说出丈夫捡到了老多的金戒指和金项链,边说还边哭,“太害怕了,真多,捡到后我就被吓哭了……”

  1月24日上午9时,51岁的周景霞,在长春市朝阳区文化街的出租屋门口外徘徊。重庆路派出所民警路春走上前,性格开朗的周景霞并没像往常一样和他开玩笑,反倒大哭起来。

  简单交谈后,周景霞从出租屋内拿出一沓皱巴巴的报纸,打开后露出金灿灿的三大捆黄金项链和很多黄金戒指,并哭着说:“我不知该咋办,求求你快拿走吧。”

  民警路春并未感到惊讶,因为这正是民警们一周多来四处查找的黄金。原来,捡到黄金的是周景霞和53岁的老伴刘万华。20多年来,他们一直在长春以捡废品为生,租住在朝阳区文化街重庆胡同一间小平房里。

  两人年收入只有两万多,这些东西相当于40年的收入了,珠宝店老板为了表达谢意,当时掏出7000元红包递给他们,两人却非常默契地摆手拒绝:“不要不要!”

  对方再递,周景霞升高了音调:“我说不要就不要……”

  “过年了,这是我们一点心意……”还没等对方说完,周景霞再次拒绝:“我们两口子是实在人,又倔,就不要给了……”

  珠宝公司的人表示,这对夫妇朴实、可爱,他们将力争为他们买以后回老家的火车票,还会长期关注他们,比如日常废品都给他们,“如果别的需要,我们也会帮忙。”

  “那里没有监控,其实他们不主动说,警方也没办法,毕竟没有证据,如果不交,可能他们以后再也不用干这辛苦活儿了……”警长路春表扬了他们的行为。

儿童癫痫病病因是什么  金店老板说:“真不敢想象,这些首饰丢了这么多天还能找回来。老两口为保存这些黄金,也没能回家过年,我要让他们平安地过个好年。”

  文化街2号厕所附近是他们捡到黄金的地点,也是两口挑拣废品的集中地。很多人看到他都热情地打招呼,有的竖起大拇指:“大哥,好样的。”

  面对大家的热情称颂,刘万华憨厚地笑着说,“有人说我傻,把近百万的黄金交了。我可一点儿都不傻,如果我昧下这些黄金,肯定会出大事的。我不会这样干,更不会给咱河南人丢脸。”

  两人的儿子刘杨现在也在长春,也主要靠拾荒为生,“父母的做法让我骄傲!”虽然有人知道后,埋怨这对夫妇傻,但刘杨赞同父母的做法,“这样做我们心里踏实!”

  1月24日13时许,长春市重庆路派出所会议室。民警们将捆得死死的三个小包,先用剪子剪掉胶带,再一层层扒开,伴随着“哗啦”一声,几十条金灿灿的粗项链和金戒指“淌”在了桌上。迎着阳光,它们亮得耀眼,现场的人不禁发出惊叹声。

  这些饰品是千足金,经过统计,重达6.1斤,仅成本价就要81万余元,零售价则要过百万,站在旁边的珠宝公司两位负责人喜悦之情溢于言表,此前他们心情忐忑,不敢想象东西丢失这么多天后,居然能找回来,并且是一样不少。

  “如果货真没了,对公司来说,不管从哪方面,损失都太巨大了!”公司一位女士介绍。

  14时30分许,他们从派出所所长芦树山手中接过这些货品。

  这时的他们不再低沉而是兴奋,不停地向民警和拾金不昧者表达谢意。

  再看刘万华夫妇,他们虽然穿着脏兮兮的衣服,露出灰呼呼的手脸,但他们的笑容却像金子一样的灿烂。他们有着比金子还珍贵的心啊!

  这就是朴素的古蓼大地孕育出的朴实的农民,他们用自己的实际行动证明了他们无愧于河南人,他们没有给河南人丢脸。

  民警给记者算笔账:刘万华夫妇捡到的6.1斤黄金,仅成本价就81万余元,他们俩一年捡废品收入两万,相当于他们40年的收入(注: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不过文中均为化名)

【天下古蓼人的散文】相关文章:

1.

2.

3.

4.

5.

6.

7.

8.

© wx.swyxl.com  百科开心文学网    版权所有  渝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