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伤感文章 >  正文内容

幸运者的游戏灵异鬼

来源:百科开心文学网    时间:2021-07-09




一架客机,坠毁在茫茫沙漠之中。

  宛如一粒石子击入水中,摔落的飞机在大漠中激起一股股沙尘涟漪,于烈日下荡漾开去。

  机组和空乘人员无一生还,大部分乘客……

  夏荷很幸运。她虚弱地睁开眼睛,在扑面袭来的阵阵热浪中,感知着自己的生命力。机体断裂后,巨大的冲击波将她远远地甩离飞机,甩在松软的沙丘上,这也是她能够活下来的原因。她跪坐在地上,晃了晃头,努力使自己的意识清醒过来。滚烫的沙子使她不得不立即从地上站了起来,摇晃着望向飞机残骸。

  忽然,她仿佛在自己左边三米开外,发现了什么。她努力使精神集中起来,定睛一看……脚印!大大小小的脚印!

  这就意味着,她不是惟一的幸存者!

  燃烧的残骸加上毒辣的烈日,使得这个区域的沙子仿佛都烧成了红色。夏荷踉跄地转过身,试图离开这里。就在她转过身的一刹那,她看见了并排站在她身后的五个人!

  一个带着金丝眼镜、身上西服已经破烂不堪的人,用手指着夏荷,诡异地笑着。

  一个学生模样的小女生哭着跑上前,抱住了夏荷。这小女生,在经济舱里与夏荷是邻座,两人一路交谈甚欢,颇有共同语言。夏荷一只手抱过她,一只手摸着她的头,随即望着众人:

  “咱们还是走吧,朝南方走……刚才在天上我一直留神着这块沙漠,飞机已经朝南飞很久了,继续向南应该马上就会出沙漠了。因为,这个地带不可能会有太大的沙漠。”

  听了夏荷的话,众人纷纷表示同意,于是大家前后排成纵队,向南方走去。

  李庆,42岁,略胖,一家保险公司的区域经理。

  王雷,26岁,戴着金丝眼镜,某品牌瓷砖的推销员。

  赵小娜,20岁,学生。

  古景林,39岁,探险爱好者。

  兰天明,40岁,记者。

  一行人由古景林在前面带队,在越来越大的风沙中艰难地前进着。正走着,突然,队伍中的赵小娜尖叫一声,整个身子陷进了沙子!很显然,她踩进了松软的沙坑中。在沙漠里,这种沙坑经常将人和骆驼一起吞没掉。

  跟在她身后的兰天明赶忙“紧急刹车”,一步也不敢再向前走,高声呼喊着前面的人。

  众人一齐围了过来,望着沙湖北哪个癫痫治疗医院好地中只露出一颗头颅的赵小娜,纷纷伸出手拉她。

  然而,沙子越积越重,赵小娜感觉自己就要窒息了,惊慌的脸由红渐渐变白。夏荷跪在地上,双手飞快地挖着,可是毫无用处!

  就在这时,探险爱好者古景林迅速取下背包,从里面拿出一把折叠的登山铲,组装了起来。弄好后,他推开众人,拿起铲子,在赵小娜的身旁挖了起来。然而,沙子积压得很实,尽管登山铲十分锋利,但仍未起到预期的效果。挖了几下后,古景林直了直腰,深吸一口气,双手抓住铲子,对准沙坑,用尽全力,猛地刺了进去!

  这一铲不知刺了多深,刚才还在下面挣扎着乱叫的赵小娜,突然静了下来!她嘴巴张的大大的,直直地盯着古景林!古景林预感到了什么,哆嗦着手,费力地慢慢抽出铲子……铲子的前半部分,一片血红!

  夏荷尖叫一声,冲过来将古景林推开,随即跪倒在赵小娜的头前,哭喊着要她坚持住。赵小娜眨了眨眼睛,突然朝着古景林诡异地笑了一下,随后闭上了眼……

  还未走出多远,人就死掉一个,这对于他们这些求生的人来说,无疑是个沉重的打击。

  古景林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有苦说不出地将铲子远远扔了出去,随即点上一支烟,皱着眉头猛吸起来。

  他刚吸了两口,李庆便走过来,拿过他嘴里的烟,扔了出去。是的,在这样恶劣的条件下,如果就这样原地不动地郁闷下去,他们只有死路一条。

  李庆从古景林的背包里拿出登山绳,分别在众人的腰上绕了一圈,一齐抓着向前走,防止有人再陷入下面的沙坑里。

  也许夏荷的判断真的是正确的,就在众人走得筋疲力尽,身体摇摇欲坠时,最前面的兰小明忽然高叫了起来——远处,出现了森林!没错,是森林,夏荷抿了一下干涸的嘴唇,艰难地集中精神望去。可是,让她奇怪的是,即便是到了沙漠的南端尽头,森林也不该出现的这么早,这显然不符合树木的生长规律……如果是一小片绿洲,还说的通。可是……可是真的是一片漆黑茂密的森林!

  “没有任何绿带的过度痕迹,为什么会直接生出森林来?”夏荷开始怀疑是幻觉。

  可是,其他人的欢呼声,打消了她的疑虑。大家连滚带爬,使出最后的力气,争先恐后地走出了沙漠,纷纷一头栽倒在黝黑的泥地上。

  夏荷趴在地上,顿时感觉到了泥土的冰凉。那份凉从四面凝集而来,掠过她的肌肤南昌治癫痫三甲医院,沁入心中。众人惬意地倒在地上,一动不动,让冰凉的泥地来缓和发烫的身体,一时好不舒服!过度的劳累,使得他们的体力严重透支。慢慢地,几位男士便响起了鼾声。

  不知睡了多久,夏荷醒了。当她的大脑恢复意识时,浑身的酸痛感便一齐涌了上来。她费力地支起身子,坐在地上,揉着胳膊和腿。兰天明已经醒了,正靠在一颗树底下,玩着PS机。古景林仍然鼾声如雷地睡着。渐渐地,夏荷感觉到了不对劲……阵阵凉风不断地从森林深处侵来,泥地也越发的冰凉。天逐渐晚了,如果他们就这样待下去,一定会冻死在这里!

  夏荷用力地站了起来,大腿颤抖着,挨个推着正在睡觉的人,告诉大家该出发了。

  李庆哼哼了几下,坐起身,不住地揉着眼睛。古景林对夏荷打扰了他的睡眠十分不满,烦躁地边起身边打着呵欠。夏荷推着王雷,却发现他怎么也不动。她试探着将手指伸到他的鼻子下,惊恐地发现,他早已没有了呼吸!

  又失去一个人,现在只剩下了夏荷和其他三个男人。四个人确定了一下方向,安置好王雷的尸体后,继续前行。

  不知走了多久,天已经完全黑了下来。四人在黝黑的森林中走着,却感觉到好像一直在原地,如何也走不出去。就在死亡的恐惧感袭上夏荷的心头时,李庆忽然伸手一指前方,叫了起来。大家看去,就在前方约一百米的地方,隐约出现了一座房子!

  “也许是供猎人休息的小屋……如果里面有补给物品的话,我们就得救了!”夏荷想着,不觉一阵兴奋!

  四人走到房子前,兰天明上前敲了敲门,漆黑的房子里面静悄悄的,无人回应。他试探着用手轻轻推了下门,那门竟然开了!兰天明回头冲大家做了个鬼脸,抢先走了进去。

  古景林将手中的应急灯放在了地上,发现屋子里面有四张床,奇怪地安放在屋子的东南西北四个角落里。夏荷发现,北角的那张床,铺着一张白被单,下面仿佛有一个人!

  她小心翼翼地走过去,哆嗦着伸出手,慢慢掀开了被单的一角……床上躺着的,竟然是在沙漠中被古景林失手杀死的赵小娜!她的尸体依然张着眼睛,忽然左眼的瞳仁,猛地看向夏荷!

  “啊——”夏荷尖叫一声,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大家吓了一跳,纷纷赶了过来。李庆从地上拉起了夏荷,古景林摸了摸床,回身好奇地望着夏荷。夏荷面无血色地看着那张床——床上什么也没有。江西哪医院治癫痫好>

  夏荷双手捂着脸,告诉自己,也许真的是劳累过度了,产生了幻觉。

  古景林让大家都躺下,随后调好了闹钟,约定睡两个小时以后,大家起来吃东西,补充能量。

  于是,疲惫不堪的四个人,在东南西北的四张床上躺下了。

  夏荷觉得这座房子有种异样的感觉,但是抵御不住阵阵袭来的困意,很快也睡着了。

  两个小时后,当闹钟发出刺耳的铃声时,夏荷一个激灵,猛地在床上坐了起来。

  古景林烦躁地踢开被子,起来关掉了闹钟。他伸了个懒腰,表示这一觉睡得十分香甜。他望了望坐在床上的夏荷,伸手从床边的背包里掏出几袋饼干,远远地扔给她一袋。随即,他又转向兰天明的方向,用力地扔过去一袋,想将睡梦中的他砸醒。那袋饼干,正好打在了兰天明的后脑勺上面。古景林捂住嘴,刚要笑,却发现,兰天明的脑袋微微晃动了几下,骨碌一下滚下了床!

  饼干从夏荷哆嗦的双手中滑落,漆黑的森林中,突然回响起她撕心裂肺的尖叫……

古景林跳上她的床,猛地伸手捂住了她的嘴。叫声被捂住了,化成泪水从她的眼眶中流下。古景林转过头望向东床的李庆……

  不用过去叫他了,从他发青的脸上可以看出,他也已经死很长时间了。

  夏荷推开古景林的手,低声哭着。

  古景林慢慢掏出烟,哆嗦着点燃,目光空洞地望着眼前这一切。突然,他发疯似的冲到背包前,拿出登山铲,抬起头四下吼道:“混蛋,是谁?是谁在装神弄鬼!有种你他妈的出来!”

  就在古景林拿着登山铲四下乱吼时,夏荷突然发现,他手中的铲尖上,滴下了几滴鲜红的血!她闭上眼睛,发出了绝望的哈哈笑声:“你不要再装了,杀了他们的人,就是你,古景林!”

  “你说什么?”四下里发泄的古景林忽然停住了,怔怔地望着夏荷。

  “就是你杀了他们!”夏荷坐在床上,嘶叫着。

  “你他妈是不是吓傻了?我杀的他们?”古景林怒吼道。

  “你看看那把铲子,上面还有未干的血!”夏荷死死地盯着他,“你担心我们包里的食物,不够支撑四个人走出森林,于是你就杀了他们!”

  听到夏荷这么说,古景林低下头看手中的登山铲……果然,铲尖上还有血正在滴!他顿时吓得一下子松开了治疗癫痫病要多少钱能治好手,丢掉了铲子!

  “不是我,你相信我,真的不是我……”古景林哆嗦着向后退着,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就在这时,应急灯忽闪了起来,显然电池已经用完了。明亮的光渐渐变成蓝色,暗了下来,随后消失了……

  寂静,死一样的寂静充斥着整个屋子。仿佛随着灯光的消失,整个世界变成了真空。

  “古……古景林……”夏荷被黑暗压得几乎窒息,轻轻地呼唤着。

  没有人应答。

  夏荷拉过被子,紧紧地裹在了胸前,一种恐惧的感觉围绕着她。此刻她觉得,死亡竟是最好的结果。忽然间,应急灯忽闪了几下,又渐渐亮了起来,备用电池开始工作了。随着周围的黑暗被驱散,夏荷发现……古景林安详地坐在自己的床上,那把登山铲从他的前胸穿过,一直插进了床板里,支撑着他……

  夏荷彻底崩溃了,她爬下床,跪在地上猛地呕吐了起来!她已经没有力气再站起来了,双手按着地面,用尽最后的力气支撑着身体。

  “小娜,是你回来了么?小娜,我好害怕……你带我走吧……”

  说完,她眼前一黑,一头栽倒在地……

  当夏荷醒来时,她发现,自己正躺在一辆救护车里。她的右手骨折了,正被夹板固定着。她用左手支起身子,向车窗外望去,巨大的飞机残骸,就在远处。

  救援人员正在紧张地核对着上百具尸体的身份,以便给大使馆备录,通知家属。然而令救援人员大为不解的是,有四具尸体,竟然呈东南西北四个方向,在远离飞机残骸的地方躺着。还有一具尸体,被放在不远处的沙坑中。

  这起比亚沙漠(非洲东北部)的坠机事件,引起了当地政府的高度重视。一个月之后,在医院的夏荷,才知道了事情的全部真相。

  原来,飞机坠毁后,剧烈的撞击和沙漠的炎热,使得夏荷的大脑受到严重刺激,导致精神分裂。她从尸堆中,先后抱出了兰天明、古景林、李庆、王雷和赵小娜的尸体,一个个向南方拉动着,幻想着与他们一路同行。她将赵小娜的尸体放在了沙坑里,翻出古景林背包中的登山铲,刺穿了赵小娜的尸体。又将剩下的尸体按东南西北四个方向放置,幻想着与他们躺在了森林中的屋子里……

  森林、屋子、灯光,一切都是她脑中的幻觉。她,在飞机坠落之后,是惟一活下来的人,惟一的幸存者。

© wx.swyxl.com  百科开心文学网    版权所有  渝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