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散文精选 >  正文内容

爱已成为过去心情日志

来源:百科开心文学网    时间:2020-11-17




张强是二舅家的表哥,记得他73年他参军前回过老家,那时的表哥是一个很帅气的小伙子。

张强部队转业后分到青岛市公安局当了一名刑警,后来经人介绍认识了在教育局工作的刘珊珊,刘姗姗长得好看又能说会道,很快赢得了舅妈和舅舅的欢心。当时舅舅在北海舰队任师长,舅妈在部队医院当一名主治医生,表哥在公安局已升为刑侦科的科长。在那个年代这样的家庭属根红苗正的革命家庭,条件算不错的,刘珊珊也许正看上这些。

张强和刘珊珊很快结婚了,并育有了可爱的女儿甜甜,一家三口小日子过得也算有滋有味。因为张强工作需要经常值夜班,孩子靠刘珊珊一个人照料,她免不了会抱怨表哥几句,埋怨他只顾工作不管家里的事,表哥总是憨厚地笑笑说:家里的事辛苦你了。

后来刘珊珊把孩子送到娘家,***妈帮忙带孩子。张强有时间就跑到丈母娘家帮着做家务,主要是想看看孩子,对丈母娘他是充满感激。

时间就这样不知不觉过去了两年。

一天突然降温,刘珊珊值班没回家,中午张强拿着一件风衣去教育局找她,在路上遇见了和刘珊珊同屋办公的张姐。

张姐和张强打招呼:张科长,你怎么来了?你有什么事吗?

张强摆摆手说:没啥事,珊珊昨晚值班没回家,天降温了,我给珊珊送件衣服。

张姐顺口问道:昨晚是她值班吗?

张强不明就里地问道:不是吗?

张姐有些不自然地说:哦,是,是……

张强看着张姐,感觉有些可笑,一个办公室的人还不知道排班时间。

张姐又对张强说:珊珊可能已经回家了,你回家等吧。

张强说:不可能,我就是从家里走过来的,一路上也没遇见到她,再说姗姗一般都在单位吃饭,中午不回去。

张姐尴尬地说:哦,那我走了。<贵阳专业的治疗癫痫医院好吗/p>

张强看着张姐远去的背影若有所思。

张强拿着衣服走进了教育局大楼,正是下班时间,大楼里空空荡荡的。他走上了二楼,刘珊珊的办公室在右侧的走廊深处。

走近办公室门口,办公室的大门虚掩着,只听里面传来了对话声。

一个男人的声音:姗姗,晚上我过来接你。

女人的声音:不要,昨晚我就跟他讲值班,今晚不回去没有理由。

张强听出来,女的就是刘珊珊。

他悄悄地转身走出教育局大楼,作为一个干刑侦的老公安,老婆出轨了自己竟然毫无察觉,真是天大的侮辱。

那天晚上,张强喝了很多酒,他打了刘珊珊。

从那天起,刘珊珊住回了娘家。

以后的日子里张强迷上喝酒。

张强照常每个星期天去丈母娘家看孩子,到了月底他只给自己留下少许的零花钱,其余的全部送到丈母娘的手里。他想不管大人怎么样,不能让孩子受委屈。

就这样日子一年年过去了,张强和刘珊珊谁也没提离婚的事。

陈晨是四川籍的女孩,当初和张强同在一个部队,陈晨是部队医院的一名护士。他们是在陈晨所在的部队医院认识的。当初张强得了急性肺炎住院,多亏陈晨细心照料才得以很快康复,为此张强的心里对陈晨充满感激。在几天的接触中,陈晨喜欢上了这个山东小伙子,因为部队有纪律,陈晨只好把爱深深地埋藏心底。

在一次战友聚会的时候,有人提起了张强,说了他的婚姻情况,提起了他酗酒成性。陈晨转业后也分在公安局工作,如今31岁了还过着独身。第二天陈晨就买了火车票从四川攀枝花来到了青岛,在公安局找到了张强,张强看到了陈晨很诧异。

张强知道了陈晨的来意后告诉她:这件事不要再提了,只要刘珊珊不提出离婚,我是不会主动离婚的。

治疗癫痫病去哪家医院

陈晨不解地问:你们都分居这么多年了,既然不爱了,为什么不离开?

张强低着头想了片刻说:为了孩子,为了这个家。

陈晨分辨道:都那样了,那样的家还能叫家吗?

张强摇了摇头痛苦地说:这么多年,一直是她带着孩子,而且把女儿养育的很好,很优秀。我不能对不起她们母女俩。

陈晨看着张强不知说点啥好,她很难理解这个男人心里究竟怎么想的,这样的日子他居然还能忍受下去。

陈晨走了,张强还是每天酗酒。

刘珊珊的母亲因病去世了,张强去帮忙办理后事,并提出接刘珊珊和甜甜回家,刘珊珊没有答应。后来刘珊珊的父亲又娶了一个老伴,老伴进门后,对刘珊珊母女多有不满,经常跟刘珊珊父亲唠叨:她们母女算怎么回事,又没离婚,老赖在娘家住也不怕让人笑话。我的女儿还在上大学,放假回来住哪里嘛。

刘珊珊的父亲对此事并不表态,老太太就经常在刘珊珊母女面前甩闲话。

公安局给张强分了一套140平方米的的海景房。装修的时候刘珊珊跑去帮忙,张强明白刘珊珊的意思就说:你们娘俩回来住吧。

刘珊珊和甜甜搬到了海景房,一家人虽然一桌子吃饭,因为十几年来的分居生活,他们已经不习惯睡在一张床上,三个人各居一室。

张强喝酒越来越多,有几次乱醉如泥睡在了楼下。

张强已经不适合在公安局工作,局长劝他提前早退。

以后的日子,他天天喝酒,还经常醉睡在外边,刘珊珊和甜甜已经习惯了,谁也不在意他是否回家。倒是有几次同楼的邻居半夜把张强送回家。

好长时间没有张强表哥的消息,一次我回青岛才知道,刘珊珊把张强送到了精神病医院,说是送去为了强制戒酒。

要离开青岛的时候我去医院看张强表哥,通过两道铁门才来到天津最权威的癫痫医院了亲属接待室。我在楼道里面碰到几个神色各异的精神病人,心里不免一阵凄凉阴森的感觉。

护士把张强带进了接待室,关上了铁门。

一眼望去表哥的面庞浮肿,人也肥胖了很多,他脚步沉重而迟缓地走过来,一脸的迷茫,看了我半天才认出我来。他说真没想到我会去看他,家里很少有人去看他。

我问他在里面怎么样?

表哥低着头半天不说话,过了一会才抬头看着我,眼睛湿润了。

我忍不住对他说:哥,你跟我去北京吧。

他的眼睛突然间光亮起来:真的吗?你肯带我去北京,好,我这就给你嫂子打电话,让她来给我办出院手续。

张强生怕我改变主意,赶忙夺过我的电话,一会电话接通了。

没有刘珊珊签字,谁也不能接表哥出院。

刘珊珊来给张强办理了出院,她冷冷地对我说:表妹,你表哥的情况你看到了,不是家里人不管他,实在是他病得太厉害。你接过去可要注意看管,别让他喝酒,别让他跑丢了。

我带张强回到北京,看到他的衣物只有两套警服,我问他怎么就这两套衣服?他说就从来没买过衣服,一直穿单位发的制服。

唉~我的表哥呀……

表哥来北京以后明显好了很多。我每天带着他在小区里散步,他的心情开始明朗起来,每天散步后他自己走上八楼。表哥的身体明显好转,休息的时候我带他去郊区玩,他跟我说:妹,我再也不想回青岛了。

表哥和我在医院看到他的时候变化明显,好像换了个人,我点点头同意了。

有一天表哥找我说:妹,给我点钱吧。

我问他:你自己没钱吗?

自从来到北京,表哥的吃喝用药都是我花钱,他好像就没花过什么钱。

表哥不好意思了:我没有钱,我的工资卡在你嫂梧州癫痫病手术治疗子那里,在医院的时候她每月给我一百元的零花钱,来北京的时候我只给了我二十元。

我睁大了眼睛看着他,真不知道表哥过着这样的日子。

张强表哥可是月薪七千多元的副处级干部待遇。

原来表哥去精神病医院还是刘珊珊托了关系送进去的,每个月除了300元的饭费,其余的单位全部报销。自从刘珊珊回家住以后,她就把表哥的工资卡要走了。

陈晨知道了表哥在北京的消息后专程来北京看张强,年近五十的陈晨看上去还是那么年轻,她在我家住了四天,每天变着花样做表哥喜欢吃的饭菜,我打心里喜欢这个四川女人,要是表哥能跟她生活在一起有多好。从谈话中我得知陈晨一直过着独身生活,她跟我聊天中流露出对张强的恋恋不舍,希望我能从中说和她与张强表哥的事情。

张强还是那么倔强,他还是坚持要对家庭负责。

陈晨失望地离开了,临走时给张强买了一件羊绒衫,并给他买了喜欢吃的酱牛肉。陈晨临走时嘱咐我,如果张强有什么事情一定打电话通知她。

表哥在我家住了八个多月,身体也恢复的很好。因为我要去韩国待一年,我跟表哥商量送他回青岛,他听了以后心情很沉重,提出还让他继续呆在我这里。

我怕家里没人照看他的时候再喝酒出问题,最后还是决定送他回青岛。

走的时候张强跟我商量:妹,你首饰盒里有好几条项链,那串紫水晶的项链给我吧,我回去带给你嫂子。

唉~ 我可怜的表哥!啥时候都忘不了他的媳妇,难道他真的感觉不到人家心里真的没有你。

来北京八个月了,刘珊珊没打一次电话,表哥给她打过两次,都是讲了不到一分钟就匆忙挂了。

我从韩国回来以后才知道,张强表哥回青岛一个星期后,刘珊珊又把他送进了精神病医院,那时张强应该没有酒瘾了……

© wx.swyxl.com  百科开心文学网    版权所有  渝ICP备12007688号